北漂女研究生地铁内唱歌赚钱:别人欣赏我才给钱|北漂|卖艺|唱

编辑:小豹子/2018-10-29 18:50

  地铁站里的木木和阿哲(受访者供图)

  北漂女孩的地铁人生:唱歌赚钱的研究生

  文/中国新闻周刊网实习记者 陈飞

  说起地铁里的卖艺者,你可能是这样一种印象:衣冠不整,可能还有残疾,身前挂一块求助的牌子,带着大功率扩音机远远地唱着《凤凰传奇》走来。所过之处,乘客们纷纷避让,然后那卖艺人便像摩西分开红海一般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,穿过人群向远处去了。而给卖艺者钱的人,恐怕感觉跟施舍乞丐差不多。

  但记者面前的这个女孩,却足以打破以上所有关于地铁卖艺者的刻板印象。90年出生的木木,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阳光、自信,落落大方。而她的歌声,更是令人惊艳。

  在地铁六号线上,这个来自江西瑞金的女孩和她来自东北的男友阿哲,一人一句,甜蜜地唱着《你是我生命里的一首歌》缓步走过,而车厢里乘客们的目光,都或多或少地被这对小情侣吸引着,不少人给他们递上一些零钱,甚至还有人走上前用手机录像。

  这些人大概想不到,木木其实是北京某大学国际汉语教育专业的硕士研究生。地铁卖艺对她来说,是一种赚钱的方式,更是一种接近梦想的方式。

  卖艺女孩:最难的是说服自己

  谈起为什么要卖艺,木木说:“因为我看到了一些卖艺挣钱的人,觉得自己不比他们差啊,就试试咯。”但她其实也有过顾虑。对于卖艺,她最初的看法是:“不想拿这挣钱,我那么喜欢吉他喜欢音乐,怎么可以用它们挣钱,搞得那么物质。”不过,她听朋友说,卖唱的人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又能挣钱,人家听的人很享受也乐意给钱,两全其美,何乐而不为呢?又觉得似乎很有道理。而来到北京后,相对较高的生活费用和想要独立的强烈意愿让她最终下定决心,背起吉他走上了街头。

  一开始,木木并不是在地铁里卖艺的。花园桥北的过街天桥上,中关村、富力广场、鸟巢附近的街头,都出现过她的身影。去之前一般还要先在网上查查哪里没有城管,才敢过去。“不过我还是遇到过两次,好在他们都没怎么为难我,可能看我是学生吧。”木木说。

  到现在,她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卖艺时的情景,那是2012年的暑假。“打开包包的那一刻很紧张,不好意思抬头,一遍一遍地调音,给自己找借口,不想那么快就就唱,担心没人理又担心被人赶走。”木木回忆道。这个时候她一抬头,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,光着膀子跨在一辆迷你自行车上,“他看着我,好像在等我唱歌。然后从裤子里搜出五毛钱硬币丢在我的吉他包包里。”说到这,木木笑起来,“对他说了下谢谢他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就害羞的骑走了。”这个小男孩帮木木解除了最初的紧张。而木木就这样渐渐习惯了卖艺的日子。“说服自己了之后,就不会再过多地去在意别人的看法了。”她说。入冬之后,木木又把阵地转移到了地铁里。“地铁里很暖和啊,就不用再在外面挨冻了。而且学校门口就是地铁站,也很方便。”

  对她来说,卖艺最开心的是有人听到她的歌声,驻足聆听迟迟不走,“这样我会很清楚他们的确是喜欢听我唱歌,毕竟同情不至于让他们停留太久。”当然,有时也会遇到些令人尴尬的时刻。有一次唱完,一个大姐走到木木跟前,说:“做这一行很不容易吧!”脸上充满同情。木木只能笑,说“还好吧”。另外还遇到过有人说:“我每次见到有人卖唱几乎都会捐钱。”木木说:“当时听到这个‘捐’字心里就很不舒服,不过我也不能说什么,只好继续弹琴装没听见。”  现在,木木会在没课的日子出来唱歌,收入已经足够她自给自足。卖力唱一天,六七个小时大概能有四五百是我收入。“也是时好时坏吧。如果有时候给大票的多会好一点。我现在学费都是自己挣的呢。”说起这些,她很骄傲。“不过,比起挣钱,更重要的是,这会让你有一个舞台,去得到别人的认可,非常有成就感。”

  对于这个在地铁里卖艺的女孩,她的同学们又有什么看法呢?提起木木,他们的反应是:“哦,是那个唱歌的女孩吧!”记者了解到,木木曾作为一个名为“真人图书馆”项目里的典例给大家做报告。“虽然课上没怎么见过她,不过我们歌唱比赛上她是主力,而且英语课上还跟我们分享过她街头演唱的视频。反正还挺有名的吧。而且她好像还是预备党员。”当被问到会不会觉得卖艺这种方式有些不妥时,一位同学说:“我觉得还好吧,就是一个把兴趣和赚钱结合起来的方式,没太多的看法。”

  “北漂”家庭第二代:唱歌让我觉得幸福

  别看木木现在考上了热门专业的研究生,还在准备入党,似乎是个学霸,高中时的她可是个“淘气”的学生。“那时候不好好学习啊,经常逃课,后来高考了才临时抱佛脚,所以才侥幸过线。”说起大学,木木有几分遗憾。她本科的学校在赣州,并不是很好。也是在这时候,木木跟一个学长学会了弹吉他,“我觉得自己这方面还蛮有天分的吧,一直对音乐也比较有兴趣,学得挺快的。”

  但是,木木的父母一直都在北京,虽然一直没拿到户口。父亲是司机,母亲是超市促销员,木木基本是被爷爷奶奶照顾大的。“我就是考过来跟他们团聚呗。”这句话被木木说得轻描淡写,似乎考研对她来说,和学会吉他差不多容易。“我父母一开始也不赞成我去卖艺,说家里还没穷到那地步。我说我每次去唱歌都尽量穿得时尚,别人是欣赏我才给我钱的。后来他们看我能靠这个自给自足了,也就默认了。”说起父母,木木也有着大多数年轻人都有的烦恼。“我从小到大,他们一直在念叨我,要我好好学习,现在上研究生了也在说这个,怕学习不好找不到好工作。”说到这,她耸耸肩。除此之外,最让木木烦心的,还是男友阿哲不被父母认可。

  木木和阿哲是在一个吉他音乐爱好者群里认识的,比她大一岁。大学毕业,阿哲放弃了一个国企的工作来北京陪木木,于是就有了地铁里小情侣共同卖唱的一幕。“他现在没有稳定工作嘛,我们爸爸妈妈就不太承认我们的关系。”说到男朋友,这个女孩有些小羞涩。被问起最看重对方身上什么优点时,她思考了一会说:“他做事情很有计划,然后对音乐也很执着,吉他和唱歌的技巧也比我厉害。这是我比较佩服他的敌法。不过我的音色比他好!”最后她自信地补充道。

  作为“北漂”的第二代,木木说:“我们现在其实跟父母那辈也一样,都是尽量多吃苦多挣钱,不过我们可能要多追求一份精神上的满足。”这也是为什么做过家教和促销员的木木最后还是选择了卖艺。“唱歌让我真正觉得幸福,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那种快乐跟单纯的打工挣钱是不一样的。”而且,地铁里的卖艺经历,也让木木有机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。“有一次,一个大叔看我唱歌,就要把他提着的一整箱王老吉送给我。当时没反应过来,拿了一会,实在是太重了,最后还给他了。他还硬塞给我一罐。”而最快乐的记忆莫过于有时唱着唱着,车厢里的人会一起跟着唱。“当时是一群年轻人上来,都在一个车厢,我们唱他们也跟着唱,最后大家一起鼓掌、欢呼。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因为音乐跟陌生人成了朋友,很快乐。”

  说到未来的规划,她坦言以后可能不会继续走音乐这条路。“以前也和阿哲一起报过一些选秀节目,中国达人秀什么的,但是编导了解了一下情况就没有回音了。我们这样没有后台的想要成明星我觉得还是挺难的,现在已经不去想了。以后可能还是去当老师或者公务员吧。要结婚生子的话,卖艺这个肯定就不能继续了。”对卖艺的最大的收获,她概括为:“对自己有了更多的认同吧,面对挫折的自愈能力也会好一些。“

  对马上就要到来的2014年,木木的愿望是跟男朋友阿哲一起开开心心地继续唱歌,攒点小钱。而对于更远的未来,她说:“我不会说那么多,只能说我会努力让自己和家人越过越好吧。”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